f富二代app

就见一道朦胧如阴影的身形从二楼窗户飞出,在黑夜和昏暗街道上,比街角窜过的老鼠还要隐蔽,肉眼已经无法明确分辨,只能从微弱的破空声判断其位置。

那人身形在半空中灵活一扭,在“羽落术”的作用下轻飘飘落到地上。他毫不犹豫,阴影一样的斗篷中射出几团稠密黑暗,瞬间将酒馆周围街道拖入伸手不见的漆黑之中,紧接着又是接连在不同方位出现的虚幻声音。

“逃,使劲逃。”玄微子冷笑不语,修道之人不受五官知觉所迷。而别说是遮蔽耳目的法术,哪怕是惑乱心智的手段,也动摇不了他这纯阳元神。

斗篷客通过好几道“黑暗术”形成的七八十尺的纯黑区域,加上连挥“幻音术”魔杖,造成好像有好几个逃离的声音,以及被波及路人的惊慌叫声,形成极佳的掩护,让他轻而易举地逃离此地。

“我被发现了?难不成是那个奥兰索医师?”斗篷客心中大惊,他立刻明白过来,自己可能反过来被对方算计了。

斗篷客懒得去通知那个被干得惨叫哀嚎的女游侠了,眼下自己逃命才是紧要。他动作极快,在“加速术”软底靴与“跳跃术”皮带的加持下,简直就像是掠地飞行的鹰隼。三步并作两步蹬墙跃起,比马戏团杂技演员还要灵活的转体三周半,落地没有一丝停顿滞涩,好似皮球般借势又跃出十好几尺。

好快!这种前所未有的速度,连斗篷客都感觉到异常自信,远远传来的午夜钟声,让他更加笃定自己已经摆脱追击。

“还是要谨慎一些,后半夜先去罐头街躲躲风头,要是真有人追来,就把‘蓝围巾’那帮家伙囤积的炽火胶给点了……呵呵,要是在这个时候搞了一场大火灾,烧死一堆贫民,内勒姆肯定会被问责,那个奥兰索医师也讨不了好!”

斗篷客对自己的计策非常认可,他甚至有些怀疑自己最近是不是又有提升了,怎么思路一下子活泛起来了?要真是如此,那么以后自己在组织中的地位也会相应上升,而不是只干一些监视和传话的事。

“可惜便宜了奥兰索医师那个随从,那可是我们组织很不错的办事员啊!我还没干过瘾呢!”斗篷客穿街过巷,如同夜里的一阵黑风,在没有人注意到的情况下,跨越了小半个外城区,从繁华热闹、商户林立的街道,来到窝棚成片、矮屋连绵的贫民窟。

准确来说,罐头街这个地方还不算是“正经”的贫民窟,火舞城居民口中的贫民窟,是一处由地下黑拳、赌博场、麻叶馆、妓院、黑市街组成的特殊地方,多年前是贫民窟,如今早就“百业兴旺”啦。

至于罐头街里那些饥寒交迫的人?他们从来不存在于乐善好施的体面人眼中。既然不存在,那就不是贫民窟了。

白纱裙美女赤脚漫步海边浪漫写真

斗篷客身形稍缓,在木板、破布、渔网、垃圾之间找到一间没有死尸或者饿殍的棚屋之中,旁边是一户寡妇带着一个小女孩,那名寡妇借着远处帮派集会的火堆亮光,眯着眼睛、蜷起身子在缝衣服。

斗篷客发现这名寡妇在打着补丁的粗布裙下,身材居然出乎意料的不错,他有些难以忍受地舔了舔嘴,正当他打算做些什么时,耳边又一次传来钟声。

这时候斗篷客便觉得周围空气都变得凝滞,自己呼吸似乎有些困难,正要做什么动作时,一柄碧云如意轻轻搭在他的肩膀上。

“挺能跑的嘛。”玄微子的声音在斗篷客脑海中响起,周围一片悄然,让斗篷客以为自己被抽离出现实之外。

其实玄微子在斗篷客试图脱逃之际,变立刻发动了“云中梦”,只不过没有过分影响他的五官知觉,而是以心灵异能施加暗示,让斗篷客自己思考出要躲到一个避人耳目的环境。

“你以为是你自己在思考吗?”玄微子对周围腐臭脏污并不在意,在搞不清是什么的垃圾堆上翘腿而坐,罗莎莲乖乖盘在他怀里,眯着眼睛酣睡,任由玄微子抚摸。

斗篷客心中惊惶至极,他忽然发现自己身体僵硬不受控制,几条半透明的诡异触手缠绕而上,灵巧的末端触须摸索了一阵,将那件如同阴影的斗篷扒了下来。

而扒下斗篷之后,内中居然是一个三尺多高的身形,玄微子问道:“你是半身人?”

“没错……不!我怎么会……”这个半身人无需张口应答,脑海中刚听见玄微子的问题,意识本能地做出回答。而刚一回答,他就察觉到自己的意识也有些不受掌控,另有一股怪异的力量,朝着意识与灵魂渗透。

“这种材料我从未见过。”玄微子揉了揉那件阴影斗篷,手感像是麻布有些粗糙,可是有一层特殊的魔法效能,似乎在昏暗环境中,能够自动汲取能量,让玄微子颇感兴趣,问道:“你能告诉这是什么材料制作而成的吗?”

“是、是……黯蚀棉絮。”半身人只觉得自己无法抗衡回答问题的**,这不像是面对严刑拷打时紧咬牙关就好。对方的力量渗透进自己的意识深处,意志豁免完被瓦解掉了,无论如何都对抗不了。

玄微子又问道:“这个黯蚀棉絮是哪里出产的?”

半身人很快就出了一身的汗:“在帝国本土……新大陆很少见。”

“哦,看来是稀奇事物啊,那你怎么会有的?”玄微子问道:“你又是为谁服务的?”

说这话的时候,玄微子两眼放出玄异银光,星光体触手也缠住了半身人的脑袋,末端触须甚至已经虚化插入对方脑袋中搅动探索了。

“是‘门锁’,我们的组织就叫‘门锁’。”半身人回答道。

玄微子似乎对这个回答不太满意:“什么门锁?你们为什么要监视我?”

“我们要调查你与内勒姆的关系……为了让、让火舞城混乱起来。”半身人回答这话的时候,有些表述不清,似乎连他自己也不明白这么做的具体原因。

玄微子没有再追问太多了,他已经用上“心智探针”,深挖这个半身人的记忆,看来是他本人也不了解监视玄微子的确切用意,显然半身人背后还有其他人。

至于驱使半身人的那个“门锁”组织,似乎是为某些大人物刺探情报、搞搞破坏。

玄微子沉思了一阵,决定还是放这个半身人离开,只不过在他身体里植入星光体,以及施展“篡改记忆”,将他遇见自己的经历抹去,同时以“暗示术”让他去找自己的组织汇报。

将斗篷还给半身人,以免露出破绽,玄微子再度发动“云中梦”,让半身人程忽略了玄微子,离开了罐头街。

在半身人离开之际,一名男孩出去夜尿回来,正好撞见玄微子。

“你、你是谁?!”小泰罗吓了一跳,虽然夜里昏暗,但眼前这个高挑的男人仿佛是在散发着微光一般清晰可见,而他的气质,也绝对不是生活在罐头街的贫苦人。就连“蓝围巾”那个老大都没这么气派呢!

玄微子斜瞥了小泰罗一眼,没有说话,罗莎莲在他怀里抬起一边眼皮,说道:“这个小家伙好像得病了?”

“在这种贫苦之地,感染疾病也很寻常。”玄微子跟罗莎莲心灵交流起来:“你最近感知能力提高了,不仅能够发现那个潜伏的半身人,还能看出别人有病没病。”

“对啊!我也觉得奇怪,这跟你教我的东西有关吗?”罗莎莲问道。

“当然有关,只是我没想到你能够做到这样。”玄微子重新望向小泰罗,身形一闪来到面前,话也不说抬手按住他的脑袋,“灵根玉液”灌顶而下。

小泰罗身形被束缚得无法动弹,连叫唤也做不到。他只觉得一股火热中夹杂着清凉的力量,从头顶冲刷下来,让身体里各处牵扯拉锯,肚子里咕噜噜地作响。

玄微子额头渗出一层薄汗,撤手后退,对小泰罗说道:“接下来三天,你会时常腹泻。”

“腹……泻?”小泰罗没听懂这个词。

玄微子眨眨眼,说道:“就是肚子疼、拉稀。这两枚金币是给你的,这三天别喝脏水、别吃脏东西。”边说边掏出两枚金阳币给小泰罗。

“等等!好心人,您刚才到底做了什么?”小泰罗已经觉得肚子有些隐隐作痛了,赶忙问道:“您是法师老爷吗?”

玄微子轻轻摇头,说道:“也许过几天我会来找你。再告诉你一件事,这个地方不安,尽快跟你的家人离开。”

说完这话,玄微子发动“云中梦”,身影像是冰雪融化一样凭空消失,让小泰罗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

……

“你刚才做了什么?”

玄微子身形在屋顶间飞跃,远远跟在那个半身人后方,罗莎莲趴在他肩膀上好奇问道。

“我替他易筋洗髓了。”玄微子答道。

“什么?!”罗莎莲吃惊地喵喵叫:“还能有这种好事的吗?那干嘛还要我们自己修炼?我天天给你摸也没这好处吗?”

玄微子解释说:“哪有这么容易,我也是拿他试验一下猜想。你们一个个本来都是有一定基础的,就像身形骨架完发育的成年人,要转变肯定要靠自己下苦功。可如果是没发育完的孩童呢?”

“也就是说,你也不肯定自己会对人家小孩子造成什么后果?”罗莎莲问道。

玄微子说道:“你还记得珊多丽的情况吗?她是侥幸被图腾巨灵与精魂转化,身体相当于五气朝元、易筋洗髓圆满。而如今既然明白五气朝元与易经洗髓没有必要强求先后,所以我就尝试效仿,试试能否以人力重整经络、为他人易筋洗髓。”

罗莎莲歪着小脑袋问道:“那你成功了吗?”

“没,我发现仅凭现在能力,没办法一下子易筋洗髓完毕,只是给他稍微退病培元……俗称提升免疫力、增强新陈代谢功能。”玄微子说道。

经此一举,玄微子也明白在这个世界,以人力改变他人经络循行,并非不可能。而且对象年纪越小、基础越薄弱,则越容易改变经络循行。

以人力改变经络循行,善者的确可以为他人易筋洗髓,恶者便是杀生害命的毒辣手段。尤其是想到超自然能力和自然能量为主导的法术架构,皆与经络脱不开关系;而改变乃至破坏经络循行,很可能就是瓦解他人超自然能力、特异功能效果的方式!

这时候就凸显腑脏、经络、筋骨三套系统功能配合的重要性了。金丹大成境界的前提,便是需要肉身炉鼎这三套系统能够相互联系、贯通无碍。面对外力侵扰动摇,有更紧实深厚的抗御能力,就算其中一个系统遭到外力破坏,其他系统也能调动能量物质对其进行重组与修复。

但小泰罗可不会因为玄微子给他易筋洗髓,就立刻等级暴涨、属性连增。且不说这还只是刚开始,哪怕玄微子替他易筋洗髓圆满,小泰罗不懂得如何运用这份潜力和基础,也是白费。

更何况金丹大成境界,光有肉身炉鼎的基础还不足够,心性修持才是关键。

……

半身人跑了小半夜,任凭他是实力不俗的游荡者,也还是累得大汗淋漓,感觉比起在床上干那些高大的人类女性还要累,而且头还时不时隐隐作痛,总是能听见奇怪的钟声。

当半身人来到这个名不副实的贫民窟的一处赌场外,彻夜的叫骂声、划拳声吵成一团,他推开一道矮小的侧门,身形一闪就消失在其中。

穿过一条为半身人特制的矮道,这位半身人游荡者掀开斗篷兜帽,露出一张中年、蒜头鼻、厚嘴唇的丑脸,脸上还带着一条长长刀疤。

“你怎么提前回来了?”迎面有一位半身人守卫质问道:“事情办妥了吗?”

“别提了!那是个陷阱!”半身人游荡者愤愤不平地说道:“那个奥兰索医师早就埋伏好了,我几乎逛了大半个火舞城,保证甩脱他才敢回来……老大呢?我有事要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