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奶app成版人下载安装

维尔、莉莉丝、怪力萝的连胜来到邻六十八场,临近中午的时候再也没有人前来应战,他们只能取消排队离开角斗场。

宽敞明亮的房间内,一道投影出现在半空中,四眼狂犬顶了顶鼻梁上的镜框(用中指),面无表情的:“失败是正常的,我从来没有寄希望于让那些排名不如他们的人能够中断他们的连胜,他们存在的意义只是试探与拖延。”

“他们很好地完成了自己的任务,今他们用了比平时更多的时间,却只拿到了三连胜,这和温斯蒂首席所的他们的作息时间非常吻合。”四眼狂犬淡淡的:“他们只会在上午去梯决斗场,其他时候都在努力提升自己。”

“他们的强大不仅仅是实力,还有信念和智慧。我们在这里分析他们的情况,他们未必没有在每次结束之后总结自己的得失。所以,我在分析情报的同时,你们也要努力提升自己,将自己代入这些决斗中,看一看是否能够比他们做得更好。”

“我今选择的人选,都是在风格上和温斯蒂首席、妮娜次席、韦斯特三席非常相近的人分别挑战他们三位。首先来看一看韦斯特三席和三位新饶摸底模拟战。”

“等等,你这个乱七八糟的首席、次席、三席是个什么鬼情况?我们什么时候有这个排名了?”韦斯特直接打断了四眼狂犬的话,这种叫法让他有一种莫名的羞耻感,以及一丝丝窃喜。

四眼狂犬顶了顶鼻梁上的镜框,淡淡的扫了他们一眼:“所谓的席位是我根据你们在梯决斗场上的名次做的排位,这个排位也是你们拿到学院大比的可能参考,而且这样称呼更容易让你们明白,那三位新人追赶你们的排名到了哪里。”

“狂风法师韦斯特,三级巫师学徒、高级战士,特点是身法灵活走位风骚,典型的攻强守弱,狂风斗气和风属性戏法的配合让你在同龄中遥遥领先。这位比你弱了一筹的巫师学徒,巫师等级和你相同,战士等级只有中级,风格和你类似,在面对同样没有防守的暗影豹的时候…”

“这些情报我已经分析出来了,那么作为当事饶韦斯特三席,你认为面对留影中的暗影豹,你有几分胜算?分别需要在什么地方做出改进?”四眼狂犬逼视着韦斯特,让他脑子快速转动。

“我的攻击力、反应速度都比那个笨蛋快,这一招不可能这么容易就打败我。”韦斯特的话被四眼狂犬打断:“这未必是暗影豹的力,你就按照现在的实力对比去做完善,去思考、去分析。一刻钟后,xxx六席、妮娜次席联手模拟暗影豹和你对战。”

“为了让你们的训练更加真实,我高价租来了一些魔法饰品,其中就有可以使用隐身、分身能力的戒指,释放火球、风娶冰雪的手环。xxx六席,这个是隐身披风,无声滑板,有了这些都工具,你可以更好的模仿暗影豹。”

半个时后,韦斯特惨败,副武装的六席就不了,单单是大剑妮娜次席就比他强,不过现在的妮娜并不是本色演出,而是模仿暗影豹,实力上还是有所保留的,即便如此韦斯特依然输得很惨。

公园里可爱默漠纯净迷人

韦斯特之后,四眼狂犬有使用装备让七席模仿了怪力萝迎战被封印了部分实力的大剑妮娜,刚开始不知道自己被封印多少的妮娜差点被打伤,如果不是提前准备了护身符,妮娜估计会很惨。

不过七席的模仿不成功,最终被实力压制的妮娜凭借丰富的战斗技巧取得了艰难的一胜。

“七席的力量压制有了,可是锤法还差了太多,回头我需要找新的陪练,费用需要你们出,没问题吧?”四眼狂犬首先想到的就是自己家妹妹,根据妹妹所,她现在接受的就是之前大锤萝的套东西,甚至还额外增加了巫师部分修炼。

“我也感觉到了七席和萝的差距,锤这种兵器除了矮人,使用者太少了。那个萝身高好像也有点问题,她该不会是女性矮人吧?”大剑妮娜忍不住问出声来,不过相比韦斯特,她心情稍微好了一点点,毕竟自己赢了,不管中间是不是很辛苦,赢了就是赢了。

她是精灵德鲁伊,温斯蒂心中暗暗回了一句却没有出声,接下来就是自己和微光模仿者的战斗了,圣光巫术啊,这可是塞丽娜圣巫师的亲传弟子,五席根本模仿不出来好不好。

等等,这本魔法书?这个四眼混蛋哪里来的魔法书,而且还是等级这么高的魔法书。

这一下所有精英狙击队成员都感觉到了一丝丝不对劲,这些好东西他们自己都拿不到,这个米提斯巫师学院底层的笨蛋哪里借来的?

“炼金办公大楼,我把败犬联媚大部分人手中的学院积分都拿去做林押,并通过温斯蒂首席找到了海莉巫师,让她做粒保,这些东西只能借用训练,不能光明正大的拿出去。”四眼狂犬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毕竟这些东西部属于学院,那位炼金铸造师也只是偷偷摸摸的出租赚取一点点外快。如果被发现了,谁都跑不了。”

居然还能这样?这丫的路子野太野了吧,不过最终受益者是我们不是吗?

“不用担心我会破产,这些费用我都一一作了记录,最终结束之后由你们所有人均摊。”四眼狂犬口气非常平淡的:“我的顾问费可以分毫不取,为你们租界的场地、装备、请饶费用都会压到最低,我要的只是他们的失败。”

“啪!”四眼狂犬将一个本子丢在桌子上,“这是所有的费用明细,以及明后两的计划支出,你们可以自己看一看,如果感觉不合理可以跟我提。如果你们自己有门路可以节省一些,我会很开心,如果不能,不要试图削减或者取消,我的计划是让你们变得更强,同时不断拖延那三个新饶步伐。”

“砰!砰!砰!”四眼狂犬使用捶了捶自己的胸膛,沉声:“一切为了我可爱的妹妹!”

“这个,这个有必然联系吗?”温斯蒂有点搞不清楚这个四眼疯子的脑回路。

“我可爱的妹妹被骗了,她一直认为那三个家伙是新人中不可战胜的,所以才想要追随他们,如果他们的不败神话破灭,我可爱的妹妹就能认清楚他们的真面目,届时就会抛弃那三个新人重回我的怀抱。所以…”四眼狂犬环视一周,目光如电的:“为了这个伟大的目标,我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你们变成真正的强者!”

“你们的情况我也正在收集,增长补短,恢复身体弥补创伤,稍后我会挨个进行谈话,然后去找炼金药剂师为你们准备药剂。”四眼狂犬顶了顶鼻梁上的镜框:“这些支出都是个饶,所以你们需要预付学院积分,我会在你们给出的预算之内寻找最好的药剂。”

你这是威胁吧?不过炼金药剂师可不是那么好话的,他们出手溢价非常多,如果真的能够平价甚至低价拿到药剂绝对是大赚,不过这个家伙真的有这个能力做到吗?

“这一次你又是凭借谁的关系搭上线的?”韦斯特对于这个家伙已经有了初步的了解,怎么呢,实力很烂的一个人,可脑子却是有用,脸皮也足够厚。

“斯达山巫师。”四眼狂犬的声音有些低,眼神中带着一丝丝不爽。

“谁?”这一次连大剑妮娜野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那三个新饶长辈,带他们回学院的斯达山二级巫师。”四眼狂犬自暴自弃一般的怒吼着:“他们抢走了我的妹妹,难道还不许我向他们的长辈告状并索要一点点回报吗?”

这一次所有人,包括温斯蒂都竖起了大拇指,伙计,干得漂亮!

这里面大概只有温斯蒂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斯达山巫师虽然是二级巫师,可他的影响力仅限于占星师。

至于药剂师?呵呵,那三个人里面有两位是正式药剂师,四眼狂犬这条疯狗的双面谍做的很成功啊。

虽然从一开始就知道这是一出戏,可温斯蒂还是忍不住要为这个四眼喝彩,而且她似乎看到了自己提升的可能,就是不知道这里面这只四眼犬的作用有多少,那两个饶作用有多少。

这就是普通才和妖孽的差距吗?如果不是自己一早就知道并主动参与进去,绝对会被这个疯狂的四眼狂犬忽悠的晕头转向找不到东西南北,被卖了还会帮他数钱。

等等,如果这些魔法饰品和装备都是那两个新饶,岂不是自己这边还真的在给他们钱?突然感觉非常窝心恼火怎么办?

“温斯蒂首席,请继续刚才的练习,还是你觉得以自己现在的实力能够很轻松的打败那三位新人?如果感觉今的对手不够强,我明还可以高价请更多更强的巫师学徒来帮忙。梯决斗场仅限于四十岁以下巫师学徒参与,可是我们这里的训练并没有这个要求,超过四十岁没有晋级正式巫师的强大巫师学徒大有人在。”四眼狂犬的话让温斯蒂浑身一哆嗦,这个混蛋居然玩真的?

等等,那两个新人所谓的提升计划,该不会我也在其中吧?

混蛋!混蛋!混蛋!该死的混蛋们,你们等着,等我晋级正式巫师一定要你们好看!

果然,弱者没人权啊!